笔趣阁 > 殿主的绝世宠妃 > 第723章 过往(十六)

第723章 过往(十六)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iquhai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????第723章??过往(十六)

????很久很久以后再回想那一天的事情,她总会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问题,为什么当时的第一反应不是你要带我去哪里?而是你的琴……

????事实证明,那琴只是个过期道具,引得她主动来到他身边就已经光荣地完成了任务。后面的许多年里,有一大半的时间是在雷林外度过的。他依旧会弹琴,但是这时候弹的却是一架流光溢彩看起来很高大上的琴。

????变成球以后她总想到处滚着去玩,可是他总是拘着她,不让她离开他周身一尺范围内。很多年琴停下来,她从一开始的新奇到后来的乏味都在见证着时光的流逝。直到有一天,她受不了了,憋出了人生的第一句话:“你就不能换个乐器?”

????那一天,她嘴巴秃噜出这么一句之后,琴音就戛然而止。清隽的男子低着头看她,与她大眼瞪小眼瞪了许久,直到她心虚地撇开了眼,才大发慈悲放过了她。

????那一天,他没有再弹琴,而是将她带到了雷林的入口放在地上。

????“进去。”他说。

????“你不跟我一起?”她很疑惑。

????“嗯。”

????她更加疑惑了,这还是那个总是抓着自己,不让自己离开身边半步的男人吗?难道是她无心的一句话对他刺激太大了?

????“里面应该有你的朋友,你已经很久没有去看望它了。”他说。

????朋友?她迷糊了?我还有朋友?

????虽然疑惑,但最终好奇还是战胜了恐惧。她操纵着自己圆滚滚的身子,咕噜噜滚进了雷林之中。

????雷林之中确实有她的朋友,但如果这个朋友不要热情地上来就给她劈两下就更好了。可惜的是朋友不会说话,连跟她聊天都做不到。

????在雷林之中陪了它一会,她还是咕噜噜滚了出去。

????男人就等在雷林之外,正背着手看向远方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????“我回来了。”她咕噜噜滚到他的脚边,撞到他的脚才停下来,略有点晕。

????他看着她滚得脏兮兮的小身子,嫌弃地皱了下眉头,露出了他们相识以来的第一个表情。

????虽然很惊喜在你脸上看到第二种表情,但是兄弟,如果不是嫌弃我会更高兴的。她默默想着,但还是心安理得地滚进他伸出的掌心,认命地被他用水灵力反反复复洗了好几遍。

????夜晚,她窝在男人胸前的衣兜里,舒服得有点想睡觉,可想起白天那句话,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白天……你生气了吗?”

????等了一会,听到他清淡的声音飘入耳中:“没有。”

????虽然嘴上说没有,但是为什么要沉默一下?难道是口是心非?

????“我其实也不是说你弹得不好听,就是,就是……”

????“知道。”一只手在胸口轻轻拍了拍。

????这算是安慰吗?自己生着气还要安慰我,这样会不会太可怜了?

????她想着,算了,要不然还是委屈一下?

????“那要不,明天还是弹琴吧……”

????“嗯。”

????答应得这么痛快?果然刚刚是生气的吧!她就知道!这个口嫌体正直的男人,真是的,死要命子活受罪!

????可是从第二天开始,她才知道,受罪的还是自己。

????琴还是那个琴,虽然换了首曲子,但依然改变不了她每天只能寸步不离地趴在他身边听曲的悲惨生活。

????她现在才觉得她当时真的是脑抽了!他可怜?他才不可怜!

????又是几年时光匆匆而过,她每天都在无聊中度过,连日子也记不清了。

????有一天他照旧捧着她来到山崖旁,闪烁着七彩流光的琴弦在他的手下铮铮作响。到了傍晚时分,天空被夕阳的橘色染成昏黄,他停下了手,看着天空,幽幽长叹一声。

????“怎么了?”不知多久前她已经化出了短小的四肢和细长的尾巴,此时小尾巴一甩一甩的,懒懒问道。

????“时间到了。”他说。

????抬起双手,空中残留的灵力碎末落在他的掌心之中。在夕阳的余晖下,他的侧脸前所未有的温柔,不知道夕阳的作用,还是她的错觉作用。

????他站起来,面向着天空,声音清淡:“你是这世间的第一个人类,就叫初吧。”

????人类?她愣了一下,像你一样的物种吗?可我不是啊!你才是第一个人类吧?

????“我的任务已经完成,该走了。”他说。

????她这才紧张起来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????“去我该去的地方。”他说,往前踏出一步,已经离开了断崖的范围,可银光在他的脚下闪烁托住了他的身体。他就这样,一步一步踏出,再没有回头。

????“等等!那我呢?你不要我了吗?”她大喊着。

????可他却什么都没有回答她。

????她心中一急,只觉得身体一热,看世界的视角在猛地拔高。原来在这一瞬之间,她已经化为了人形,赤裸裸地站在山崖之上。

????风吹得她有点凉。银光从远处飞来,撞在她身上,形成了一件柔软的蓝裙将她包裹在内。

????看着那越来越远的身影,她想追上去,可一步踩在断崖边,几块碎石就簌簌下落掉入到深不见底的崖底之中。

????几道罡风从崖底飞上来,像利刃一样割在她的身上,立刻就让她流出的血来,吃痛之下差点栽进深渊,只能缩了回去。

????这耽搁之间,那银发白袍的清俊男子已经不见了身影。她傻眼了。从来没有想过有一日,他会消失在她的世界里,虽然每天呆在他身边很无聊,可是她从没有想过,有一天,她会以这种方式得到自由。

????他还会回来吗?

????在后来的无数年里,她都在问自己,不停地问自己,可她始终没有得到答案,直到死去。

????那一天晚上,她站在山顶,大喊着:“你快回来!”

????她才发现这么多年来,她竟然都不知道他的名字,从没有想过有一天,她想用力地呼唤他都叫不出那个只属于他的代号。这真是人生最大的悲哀了。

????“你真的忍心让她伤心?”镜长空的虚影出现在天际,站在银倾月的身边,远远地看向山崖的方向。

????“赤血加强了傀儡术,如果我有明显的情绪波动,赤血会察觉到。”他道。

????“所以你才抽出了你的情魄?”

????“你来做什么?”

????“来告诉你个好消息。”

????“嗯?”